经过信息梳理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6-19 21:34    次浏览   

之前,济南市殡仪馆试图通过邮寄“通知函”的方式联系这些无主骨灰盒的家属,但是效果不理想。据任军民介绍,绝大多数通知函都“查无此地址”被邮局退回,“有时一个月能收到百十封退信。”于是殡仪馆也就放弃了这种寻找方式。目前,殡仪馆方面只能通过电视台、报刊等媒体刊登无名骨灰盒的相关信息来开展这项工作。

“寄存时间最长的已经有30年了。”济南市殡仪馆灵骨安放科主任李荣洁说,虽然近年来无主骨灰盒增加的幅度越来越小,但是如何处理这1980个无主骨灰盒,着实让殡仪馆头疼。

为了安放这1980个无主骨灰盒,济南市殡仪馆专门安排了一个仓库。但这也不是个办法。济南市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还须对这些无主骨灰盒做多次调查,进行亲属信息梳理。为的是能让家属第一时间找到自己亲人的骨灰。“前些年,无主骨灰盒多达2400多个,经过信息梳理,现在无主骨灰盒还剩1980个。”李荣洁称。

李荣洁所说的信息梳理,主要是按照寻亲家属前来认领骨灰盒的可能性来对这些无主骨灰盒进行归类。“像一些枪决的、家属明确表示不会来认领的,我们便没再统计在内。”

目前,济南市殡仪馆的骨灰寄存收费标准有两个档次,每年40元与每年60元,20年的管理费分别为800元与1200元。由此推知,在这些无主骨灰盒的管理上,济南市殡仪馆每年都需花费一大笔“开支”。“开支虽然重要,但我们希望更多的无主骨灰盒得到认领,让它们找到亲人。”济南市殡仪馆副馆长任军民说。

对于那些未能及时缴纳骨灰寄存费的家属,济南市殡仪馆实行“月月清”、“半年清”乃至“一年清”的办法,以此防止出现新的无主骨灰盒。“寄存时间快到期了,我们便提前打电话通知家属。实在不方便的,我们可以上门服务或者预约登记。”李荣洁说。在她看来,打电话的目的不是催家属缴费,而是想提醒他们能够记得亲人。“通过这样的方式,能有效避免出现新的无主骨灰盒。”

骨灰不同于普通的寄存物品,各大殡仪馆在处理无主骨灰盒的问题上向来审慎。任军民介绍,此次长眠于玉函山的17个无主骨灰盒,是经过媒体公示后确认无主的。

济南舜启律师事务所李友震律师介绍,骨灰寄存在法律上构成了寄存人与保管人之间保管合同的法律关系,殡仪馆按照协议履行保管责任,寄存人也应按照合同约定,缴纳管理费用。“若寄存人到期不缴纳寄存费,便构成违约。按照《殡葬管理条例(2012年修正本)》与《山东省殡葬管理规定》,殡仪馆可自行处理。”李友震说。

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无主骨灰盒,李荣洁分析了几个主要原因:逝者已无在世的直系亲属;亲属长时间不在济南,定居外地或国外。李荣洁举了一个例子,一位年轻人来找爷爷的骨灰,而爷爷的骨灰寄存证是今年搬家时无意间找到的。据年轻人讲,当初父亲去世时,并没有跟自己说爷爷骨灰寄存的事。“各种各样的原因都有,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量保管好这些无主骨灰盒。”

但我国法律对于“自行处理”并无明确规定,处理这些无名骨灰尚处于“无法可依”的状态。李友震认为,无主骨灰的处理问题属于一个严肃的社会问题,“国家层面上必须出台相关立法,否则只会加重殡仪馆的负担。”他建议殡仪馆应在寄存协议上把相关的法律责任问题一一细化,“目前来说,这是惟一的有效途径。” 文/片 记者 王杰 实习生 李天琪 田梓

任军民称,假如无主骨灰盒真正“无主”(其在世上已无任何亲属关系),济南市殡仪馆可以对其做妥善处理。但问题的症结在于殡仪馆无法判断其是否无主,“万一哪一天,(死者)亲属来认领,我们却私自给处理了,那我们就可能要承担法律责任了。”任军民说。据他所知,如何处理超期时间较长的无主骨灰盒,法律层面上还没有相关规定。